工商时报5日社论--解决低薪问题 唯有产业结构调整

 总统蔡英文对于2018年的政府目标,强调要解决低薪问题,让年轻人看得到未来。若企业在薪资结构有利于年轻人,可能参照国外作法给予津贴、或企业参与政府标案时,给予点数上的加权等方式奖励。

 工商时报5日社论指出,这样的政策宣示突显出蔡政府已经体认到低薪问题,特别是起薪太低的「22K现象」已经让年轻人看不到未来,甚至造成对国家前途与政府施政失去信心的社会氛围,因此企图以津贴或政府採购加分等方式,鼓励企业提高底薪或为员工加薪。这样的积极政策固然值得肯定,但若非从改变产业结构着手,提高製造业和服务业的附加价值,并力求改变人力供需失衡现象,将难以真正有效解决低薪问题。

 近年来,由于台湾经济成长趋缓,使得薪资停滞问题成为社会关注的课题,甚至于导致社会对立,劳工和民间团体动辄以「惯老闆」、「血汗企业」等,为企业主贴上负面标籤,进而导致社会上对于劳工法规相关问题的讨论,缺乏理性与衡平的思考,这种交相攻讦的社会氛围,的确令人心忧心忡忡。

 社论说,但事实上,台湾的薪资成长无法随着GDP成长而提高,反映的是台湾产业结构的困境,其一是台湾产业附加价值率持续下降,台湾製造业2015年的附加价值率为28.5%,远低于美国的37.2%和日本的34.8%,其中虽然电脑、电子产品及光学製品附加价值率高达42.2%、电子零组件也达38.4%,但是机械设备附加价值率只有25.9%、食品18.0%、化学材料和基本金属业更只有14.5%和13.0%,显示传统製造业附加价值率偏低,严重限制了企业主加薪的能力。

 其二是20年来製造业大量外移至国外设厂生产,使得台湾接单、海外生产比重在50%~58%之间,无法创造国内就业机会,资金主要用来支付海外劳工薪资,台湾的劳工薪资自然难以全面提升。

 其三则由于台湾服务业产值佔63%左右,中小企业家数佔比达96.8%以上,中小企业佔比太高,造成规模不够强大和国际化程度不足,毛利率不高,无法提供良好的待遇给员工,必须以生产销售奖金、津贴和红利去补足员工待遇。

 社论表示,对于这些结构性问题,蔡总统有必要效法川普政府重振美国製造业以「雇用美国人」政策,从振兴製造业和鼓励製造业回台切入,以推动创造就业机会及薪资成长。因为根据主计总处的资料分析,台湾製造业前十名行业的平均薪资约5.6万元,远高于服务业前十名行业的平均薪资约5.1万元,而服务业中薪资水準较高的产业类别,不少是属于支援製造业的服务业,而不是受雇最多的批发零售业。若製造业能够持续发展,创造「优质就业」的机会也将随之增加。因此,政府应该加强宣导製造业的前景及政策规划,增加年轻人投入製造业的意愿。

 社论认为,当然,「优质就业」机会的创造,有赖製造业和服务业的附加价值的提高,才能让企业有能力为员工加薪,特别是下列工作值得积极推动:

 第一,政府应协助并促进各产业开发新产品、进行技术创新及鼓励企业发展自主品牌推动产业高值化,以促进产业转型升级,以及协助服务业运用自动化、资讯化等技术开创新服务模式,在台湾创造高附加价值的营运活动,才是化解低薪困境的的根本策略。特别是在协助转型与发展高附加价值的营运活动,也应鼓励企业投入人力资本提升所需要的训练,才能同时提升劳工薪资和就业职能。

 第二,政府应积极调查发掘大陆台商转型升级与回台投资的需求,协助解决劳动力和土地取得的困难,并提供相关优惠措施,以激发厂商投资之意愿,特别是五加二创新产业发展方案之推动,也应成为吸引台商回台从事高附加价值的生产活动的政策工具,以「客製化吸引战略」,主动针对可能回台的产业规划在台投资之创新营运模式,吸引台商回流,才能创造更多「优质就业」机会。

 第三,在台湾有许多被认为是3K产业的工作,年轻人不愿意投入,也有人勉强上了工,却因为工作内容太辛苦,无法坚持而离职,使得产业无法留住人才,长期缺工最后只能倚靠外劳填补劳动缺口。对于这一类产业若能彻底改善劳动环境、并保障工作安全,将是一方面解决缺工问题,二方面创造优质就业的根本办法。

 社论强调,对此,过去劳动部所推动「3K企业体质改善种子计画」针对个别企业的3K程度、劳动条件及工作环境进行综合性评估,提供完整免费的辅导服务与补助,对于带动3K产业转型升级,劳动环境与工作安全保障,以及吸引劳动力投入,应可发挥积极作用,值得加码推动。若能够因而带动更多3K产业转型升级,应可创造更多优质就业机会,也有助于低薪问题的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