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约会, 
没有固定的地点时间人物, 
一切随心所欲。 
到约会来临时, 
只管接受, 
无论带来的是惊喜失望平淡苦涩美满, 
始终还是一个难得的约会。 
就像扣过了尾指, 
落实为种种的诺言。 

不过, 
我最不守诺言, 
无论是对众生无尽誓愿度, 
抑或是法门无边誓愿学, 
都是讲讲就算了。 
当然那是在发觉根本没有众生、 
没有法门之后。 
承诺一些没有存在的东西, 
就等于用一张礼物纸去包不断的流水一样, 
很不切实际。 

但是不是凡事都那幺实际? 
一丝不拘? 
那又不像我的性格, 
当初学画之初, 
我就选了写意, 
写实对我一点吸引也没有。 
那泼墨一瓢, 
理得它是存在与否,

承诺与否, 
我还是等待和自己的约会相遇。 
那管是在六道的何处, 
一言为定, 
不见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