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砂政盟标签为“哭泣的孩子”  罗克强:火箭图转移视线

(本报古晋12日讯)砂行动党不但未协助恢复砂拉越的经济﹐以及争取该些被削减的计划﹐反而将砂政党联盟标签为“哭泣的孩子”之举﹐存有意图借此转移民众视线之嫌。

峇都吉当区州议员罗克强今日是以文告方式﹐如是表示。

他说﹐砂行动党正在欢庆希望联盟执政联邦政府一周年纪念﹐但砂拉越人民又有什幺是值得庆祝的﹖

“除了削减砂拉越的发展计划﹑并持续利用砂拉越的石油与天然气之外﹐希望联盟联邦政府又为砂拉越做了些什幺﹖”

他不忘提醒说﹐砂行动党是时候停止指责前朝政府﹐并开始专着予兑现他们对人民许下的承诺。

他也遗憾看见﹐砂行动党不但未协助恢复砂拉越的经济﹐以及争取该些被削减的计划﹐反而将砂政党联盟标签为“哭泣的孩子”之举﹐存有意图借此转移民众视线之嫌。

他透露﹐实际的情况是﹐希望联盟执政后﹐我国还是存在物价高企不下﹑马币持续贬值﹑股票市场持续表现差劲﹑人民的生活费继续飙升等情况。

他还披露﹐一些砂希望联盟领袖曾经提及说﹐联邦政府有必要减少砂拉越的一些计划预算﹐以避免马来西亚陷入破产局面。

“但重启国产车计划﹑进行飞天汽车计划﹑批准耗资16亿令吉的居林机场﹑批准山打根地区的49项发展计划等宣布方面﹐有关领袖又怎幺说﹖他们又如何还能够维护其马来亚同僚说﹐砂拉越的发展计划面临经费被削减的情况﹐是因为要避免国家陷入破产局面﹖”

他续以教育课题为例﹐说明砂拉越政府甚至愿意为联邦政府提供10亿令吉的贷款﹐以便能够在境内展开残旧学校提升工程。

“我们砂拉越向布城缴税﹐并期望布城能够遵循宪法来履行他们对砂拉越的教育及医药职责﹐但我们的税务上缴予布城﹐是为了什幺﹖”

“砂拉越的20%石油开采税﹐以及砂拉越的教育及医药自主权又在哪里﹖”

他说明﹐砂政党联盟只是做它应该做的事﹐即要求布城不要削减砂拉越发展计划的经费。

“但又是为何﹐我们却因此被称为‘哭泣的孩子’﹖”

他透露﹐砂拉越交出了100%的石油与天然气资源﹐但却只获得5%的石油与天然气开采税。

在该方面﹐他就希望砂希望联盟主席张健仁能够设身处地地想一想﹐如果是他的常年收入被全数拿走﹐并只能取回当中的5%供家庭开支用途﹐然后又被削减其它必需品的预算﹑甚至还需要求得资助才能支付子女的学费的话﹐那他到时又会不会有想要哭的感觉﹖

“或许﹐砂拉越人民应该停止以选票支持他﹐以让他吸取教训﹐并借此声明砂拉越不会再愿意受到马来亚的欺压。”

与此同时﹐他说明﹐砂拉越是贫穷的﹐马来亚是富有的﹐但在2018年﹐国油公司却支付了260亿令吉红利予布城。

“在2019年﹐国油公司还将缴付540亿令吉(包括一笔高达300亿令吉的一次性特别红利)予联邦政府。”

他透露﹐砂拉越人民置疑的是﹐国油公司为何需要在今年内缴付540亿令吉的红利予联邦政府﹖

另一方面﹐他说明﹐砂拉越幸运地拥有一名有远见的砂拉越首长﹐而砂首长目前也正积极做出努力﹐并资助该些遭到联邦政府取消的计划﹐以继续惠及人民。

他也不忘呼吁砂拉越人民同心站在砂首长拿督巴丁宜阿邦佐哈里身后﹐以支持砂政党联盟取回砂拉越在1963年马来西亚立国契约当中所享有的财富及权益。

“唯有砂政党联盟才能真诚捍卫砂拉越的权益﹐并以砂拉越为优先。”

他还提醒说﹐砂拉越政府及砂拉越人民要时刻保持警惕﹐以避免砂拉越的宪法权益及保障遭到侵蚀。